“你怎么又来了?”

        贺爷爷看着门口的贺准,下意识就问了这么一句。

        “啧,孙子来看我们你还不高兴?”贺奶奶不满地拍了他一下。

        贺准来,贺爷爷自然开心,只是有些不习惯罢了。打从贺准上大学以来,哪怕假期也很少回来,不是忙着参加竞赛就是呆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后来开始创业更是忙得脚不沾地,春节都在国外出差。贺爷爷这些年都习惯于在电话里关心孙子的日常了。他长时间扮演一个类似于严父的形象,见不到孙子固然想念,但见他总回来又怕耽误他的工作和休息时间,不擅表达,说出的话难免难听。贺爷爷对外是个温和的老头,对待自己的孙子则很少说好听的话。

        今天周六,贺准一大清早去公司处理了一些工作,结束后本想开车直接回到市中心的那套公寓,但坐上车,手腕就跟不听使唤似的开到了郊外。

        “小准快进来,尝尝奶奶刚刚做的蔬菜汁。”

        贺准一听,往屋里走的脚步顿时慢下来,侧身看了一眼一旁的爷爷。爷孙俩对视,心灵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相通,无声的互相同情了一下对方。

        原因无他,实在是贺奶奶做的那所谓富含丰富营养元素的蔬菜汁太难喝了。

        贺准第一次喝这东西的时候,还在上高三,奶娘美名其曰给他补身体,他年少无知,看见那黑乎乎的液体,本着奶奶做饭一项不讲究外观好不好看的信念,很给面子地喝了一大口。结果就是恶心的一天都没吃进去一口饭。

        虽然贺爷爷曾经抗议过再喝这个蔬菜汁他就要食物中毒了,但贺奶奶还是雷打不动地、乐此不疲地每月制作一款配料不同的蔬菜汁来刷新上一个月的难喝记录。

        一月就一次,很不巧,贺准给撞上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