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准的脸瞬间就红到了耳根子。从他打开卫生间的门看见房内的不速之客之后其实就已经红了脸,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位不速之客竟然如此嚣张,还好意思“哇”。

        再次印证了他脑海中白玖压根就没有正常思维的想法。

        “你,看什么呢?”贺准咬牙切齿。

        白玖没想到自己刚才天马行空的幻想竟然这么快就实现了百分之五十,她把黏在贺准腹肌上的视线挪开,谁能想到贺准看着清瘦,脱下衣服这么有料呢。她还呆愣着,回味在自己活了二十年都没看过的东西上,老老实实地回答:“看你啊。”

        “你!”贺准立刻闭嘴,告诫自己就不该对这个神经病抱有什么期待,他直接走到白玖面前,把手中的毛巾往她头上一盖。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白玖不满地扯着毛巾。

        贺准的一张大手按着她的后脑勺,把她转了个方向,让她盖着毛巾面壁:“看不见就对了,你呆那儿别动,我让你动你再动。”

        “哦。”白玖噘着嘴。

        贺准边紧盯着那面壁的女流氓的一举一动,一边快速抓起床上的卫衣一把套在头上。这衣服是他高三的时候穿的,那时候身高大约185,现在应该比那时候高了两三厘米,穿着倒还算合适。

        “好了。”他沉着声音。

        白玖立马拿下毛巾,那毛巾上带着干净的洗衣液的味道,和贺准的身上一个味儿。她回头看着穿好衣服的贺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