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景区回去,下了车,白玖还嗷嗷喊疼。

        “哎呦呦,这都肿了,你瞧瞧。”章启君颤抖着双手指着白玖白皙的脚踝。

        贺准狐疑地看了一眼章启君,心道哪肿了。

        “送医院吧?”章启君说的是问句,但语气很肯定,而且是对着贺准说的。

        贺准扫了一眼白玖,后者正巴巴地望着自己,把他的私家车当成救护车,还一副好像他要是不答应就见死不救了一样,叹气:“那送吧。”然后扭头准备下车,认命地去停车场开自己的车把这位崴了脚的祖宗亲自送到医院去。正转头时,余光扫到白玖,只见她舒舒服服地坐着,慢慢吞吞地抬起自己的胳膊。

        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

        贺准无奈地轻笑一声,蹲下身。

        一回生二回熟,白玖利索地攀上他的脖子,被他又背着去了停车场。

        程武在两人后面稀里糊涂地跟着,心里琢磨着妹妹到底是不是装的,还没想清楚,就见白玖回头睁大眼睛和他对视一眼。程武立刻停下脚步,他读懂了妹妹的意思:

        让自己别跟着,给她和贺准点儿私人空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