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准住的那间公寓的装修和白玖设想的差不多,清冷挂的装修风格,家具几乎由黑白灰组成,屋内收拾得整整齐齐,不像白玖的卧室到处都是衣服,到处散发着和贺准一样的气质,矜贵疏离。

        白玖在鞋柜旁把鞋脱了,光脚站在地上,看着贺准。

        贺准看了她一眼,随后把自己的拖鞋扔给她。

        “那你怎么办?”

        贺准没回答她,但身体力行地告诉她,他只能不穿拖鞋了。

        地上挺凉的,白玖倒是没有一点心疼的感觉,反而挺开心,至少证明了贺准家里连一双女士拖鞋都没有。她蹬上贺准的拖鞋,是个白嫩小巧的脚趾头蜷缩起来,扒在拖鞋上。

        贺准家里一百多平米,只有一间卧室,他没有犹豫,换了一套新的床单被罩之后,对白玖说:“你睡卧室吧。”

        白玖看了一眼他家宽敞舒服的沙发,于是没客气,点点头。她依旧站在玄关处,没动:“那我怎么洗澡?”

        “你……非要洗澡吗?就不能忍一天?”贺准皱着眉头。

        把白玖带回家只是他刚才心跳过快的冲动行为,现在渐渐冷静下来,他又有一丝后悔,不停地后退,希望一切能回到原点。

        说真的,他希望白玖能把他家当成一个青年旅舍,来这儿就是来睡一觉的,所以他到家既不招呼她坐下,也不问她要不要喝水。所有的关心的问句,在贺准看来,都太过暧昧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