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日,全公司的人都看出来贺总有些低气压。以前他只是性情冰冷,但为人还是和善的。在公司半个月内拿到两个大项目后,员工们松了一口气,以为贺总的气压会上升到正常水平,没想到他的脾气不降反增。

        周一例会上,法务部的小李迟到了二十几分钟,推开会议室的玻璃门时,章启君正在安排接下来的工作,贺准坐在会议室的最前方听着。

        “对不起啊,我来晚了。”小李咬着唇。

        全公司的人的双眼都落在小李身上。

        正在讲话的章启君一顿,忽然想起这是小李本周内的第数次迟到了,但心道公司对于员工迟到有专门的惩罚制度的,犯不着在这种场合训人,就用手指了指空座位,正打算说“快坐吧”,贺准却慢悠悠的开口了。

        “我聘你来这儿当模特了?”

        员工们又立刻偷偷看向贺准。见后者面无表情,似乎是生气了,但语气又不是完全的冰冷,说出的话也只有淡淡的讽刺。

        小李今天是明显精心打扮了一番,一身米白色法式套装,耳垂上坠着双C的珍珠耳钉,黑色波浪头发一看就是刚刚打理过的。饶是贺准这种根本不懂女人打扮的男人,也能感觉到她为了今天的着装花费了很长时间。

        因为开着PPT,所以会议室的灯都是熄灭的,幕布上的光线是唯一的光源。小李被贺准不留面子地训斥了一句,一时下不来台,面红耳赤不说,泪水汪汪聚集在双眼下,要掉不掉,看着可怜见儿的,又瞧着亮晶晶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竟然成了会议室的第二个光源。

        贺准看着她的眼睛,不由地想起来另一个人,那晚上在他把热水洒在人家身上又冷声让她第二天早上赶紧走的时候,那人的眼眶里似乎也有泪水。

        可又好像没有。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