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哥”如同平底惊雷,把制片人的面部表情炸出了花他扭曲着一张比苦还难看的笑脸,结结巴巴:“啥……哥?”

        白玖挽着柳译的胳膊,偏着头:“哥哥,你怎么来这儿了?”

        柳译拍拍抓着自己胳膊的妹妹的手,轻笑,不答反问:“小九啊,你说你怎么什么戏都接啊?”

        话一说完,制片人的脸色青一块白一块。

        “……啊?”白玖歪着头眨眨眼睛:“什么意思?”

        柳译靠在沙发背上,慢慢地说:“这戏咱不拍了吧?”

        白玖拧着眉头,松开柳译的胳膊,挺认真地说:“那怎么能行?”

        “怎么不行?难不成继续在这里任人欺负?”柳译边说边扫了一眼旁边的制片人,制片人的脑袋往后缩了缩,眼神闪躲。柳译的右手食指沿着茶杯口一圈一圈地转,笑道:“网上不是说你身后有金主吗?我仔细想了想,大哥给你撑腰天经地义,不如由他们说去吧。”

        “哥。”白玖晃晃柳译的袖口,小声说:“不演的话要付很多违约金的,公司才不会给我付钱……”

        柳译听罢哼笑一声:“这点儿钱算什么,别说哥哥不差这几个数,就算我没钱付,哪怕倾家荡产也不会让自个儿亲妹妹受委屈的。”

        白玖心知大哥不是一般的有钱,但她也不想让他出钱让自己辞演,毕竟这部戏是自己选的,咬着牙也得走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