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的戏份是白玖和沈池的。

        两人的关系一直普普通通,说不上亲密,但待在一起好歹也有话聊。自从传出绯闻之后,白玖总觉得再见到沈池有些不自在。

        沈池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显得自如不少。该说说该笑笑,在白玖吊着威亚,前滚翻没做好之后,他贴心地拍拍她的后背,微笑着。

        “是不是第一次吊威亚有些紧张?”

        白玖轻轻干笑,不着痕迹地向后退,避开沈池的手,余光向边上瞟了一眼,清楚地看到有人在偷拍。

        再次抬眼看沈池,后者依旧神色如常,视那些不怀好意的镜头如无物。

        “怕什么?”沈池淡笑着:“身正不怕影子斜。”

        好厉害的心里素质。白玖默默感叹,但还是离他远了一些。

        晚上七八点,白玖结束一天的拍摄,回到了酒店。

        刚一进门,就看了沙发扶手上放着的西装外套。

        “哎,怎么忘带回去了。”白玖一边念叨一边走进屋内,却被站在窗前的贺准吓了一跳。

        “啊——你怎么还没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