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说什么?”田佳佳没听清。

        白玖勾勾唇角,耸耸肩,不再说话。

        导演在远处抬起手臂,朗声道:“A!”

        白玖立刻露出一副机灵鬼的娇蛮样儿,说出自己的台词:“哼!听说我大师兄对你有意!想做我师兄的人,得先打过我!”她一甩青龙鞭:“来呀!”

        鞭子打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旁边的人扭头朝田佳佳看去,等着她往下接。

        田佳佳面无血色,化着病体缠身的妆容,拿着剑柄,张张嘴,一脸茫然:“我……你……嗯……”

        全场寂静,拿着遮光板的男人抬头看了看结结巴巴的田佳佳。

        导演的头监视器后探出来,没什么表情,声音沉沉,直接打断了田佳佳的迷茫:“重来。”

        “一场一镜二次。”

        白玖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台词。

        田佳佳捏着剑的手心微微出汗,皱着眉头,吞吐道:“嗯……我与你大师兄……”

        “Cut!再来。”导演脸色阴沉,懒得抬头看田佳佳一眼。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