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都市言情 > 末世武番 >
        “那、那女的就真的扯断小兵腿了?”有人不可置信问,“大力士……吧?”

        “你觉得丹哥开天眼了啊?”丹哥白他一眼,“丹哥过去的时候就断了,然后丹哥把他腿给回来了。”

        他骄傲地抬起下巴:“这‌要丹哥没去,他们得全军覆没!”

        “吹!你就吹,接着吹!”阿胖呵了声,扭头走人。

        “切!”丹哥不以为然,抹完嘴,上广场溜达。

        其余人也纷纷搁下碗,组队去山上拉干柴。

        这‌次损失惨重,不仅丧尸吃人,人也吃人,连幼婴都吃人,光想想那个场景,都起鸡皮疙瘩。

        于是,大家伙儿拉上赵亮和阿胖壮胆,去离村近的山脉搬枯柴。

        胆儿小的,留在村里,挑出粗壮的树干,打‌了枯皮,泡水里。

        丹哥命耐操,不怕事,自个儿找陶姜煎了两份牛排,开车跑去城外拉郊区的拆。

        前几日通的进城路,又被丧尸绕几圈给‌堵死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