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街十里,人海浩瀚,如同一幅栩栩如生的画卷在她眼前展开来。

        两只骨节分明的手撑在她的两侧窗沿,皓腕凝霜雪,指甲修剪得利落而整齐,带着淡淡的,有光泽的粉色。

        有那么一刹那,杨羡鱼晃了神。

        这双手的骨骼挺直又漂亮,像是玉箫青竹,透着一种百折不挠的坚韧。她甚至忍不住想,如果能被这双手握着,将传递来何种令人心安的力度与温暖。

        侧首望去,萧清明就站在她身后,低头看她。他的个子已经出落得很高了,杨羡鱼的头顶才堪堪停在他下颌。

        她和萧清明挨得极近,就像是被他圈在了怀里。说来奇怪,这种略带侵略性的动作并没有让她感到任何不适,反倒令她惊觉,原来不知不觉中,萧清明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眼看那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此刻在眼前无限放大,鸦黑长睫垂落,眼角微盈笑意,带着淡淡的喜悦。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涌上杨羡鱼的心头。

        她生生别过头,不去看那张脸,却没有办法避免少年好听的声音直撞人心——

        “阿鱼在看什么?”

        “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