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丹倾绝不会选择开始游戏。

        说好了让她快乐的游戏呢,这分明是真实的小世界,而她还不得不在这病态的世界里求生存。

        湖里的鱼腥味纵使寡淡,呛了好几口的丹倾也觉恶心。她是会游泳的,可碍于她的设定就是一官家小姐,柔柔弱弱什么都不会,若是此刻自个儿游上了岸,被系统判定OOC后不死也得脱层皮。她不相信沐有仪使计让她落水是为了弄死她。

        可他爹的沐有仪,后手再不使出来我真要自个儿爬上去了。

        隐隐约约,眼前出现了一道肥嘟嘟的人影,那人虽胖却也矫捷,正飞速朝这里游来。丹倾倒吸一口凉气,又呛了一口水。此刻也顾不得OOC之类了,要让丹倾嫁给这都城里吃喝嫖赌样样来的知名纨绔,她宁愿接受系统惩罚。

        丹倾尽量放小了弧度,准备朝另一岸边游去。可还没来得及使出现代蛙泳、蝶泳、自由泳技术,就被人跟老鹰叼小鱼似的拎了起来。风吹过,凉飕飕,丹倾被拎着落了地打了个哆嗦。

        她想抬头看是谁帮了她,却被一黑披风盖了脸。等她将披风从脸上扯下来,那人已不见踪影。湖中的王大公子见佳人已上岸,气急之下肢体也开始不协调,不知怎的腿抽了筋,当即大叫大喊起来,狂呼着“救命”。

        丹倾将披风披在身上,遮住了湿衣下的曲线。她站起来靠在栏杆上,颇有兴致地欣赏着王大公子的狼狈。当然,面上仍是那副不知所措的官家小姐样,怕极了似的微微发着抖。风吹过她的鬓角,黏在脸上的几缕乌发成卷,明明该是落魄又狼狈的姿态,偏偏生出些苍白的妩媚。

        乌泱泱不知从何处涌出了一队人,打捞的打捞,入水的入水。丹倾隔着人群与沐有仪相望,在他假作焦急的面上瞥见一闪而过的阴鸷。

        这个死太监,竟让人假传国公夫人的话引她来这儿。

        丹倾是丹家预备送进宫的庶女。丹家的官位不大不小,之前送进宫的嫡女在宫里混了个嫔位,丹家想着一鼓作气把庶女也送进宫。可不知怎的宫里的芙嫔突然被禁了足,丹倾进宫的事也被一阻再阻。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