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中气氛霎的寂静。苏宁氏照顾着“苏止韵”的情绪,遣退了女使。

        假女儿才上岗第一天,麻烦就找上门来,萧婉心惊不已。

        “母亲,既是来了客人,媳妇便先去花厅了。”她与苏止安交换了眼神。

        苏止安会意,即刻道:“妹妹,我们在祖母这也有好一会儿了,该让祖母好好休息一会儿了。走吧,哥哥有好东西送给你,去看看。”

        “去罢。你们年轻人,在这陪我着老婆子大半日了,定是闷坏了。出去透透气。”几人的小动作苏宁氏看在眼中,她摆了手,扶着额头倚在坐榻上,“与你们聊了大半日,我是该歇歇了。”

        苏止韵闹着要退亲,这事苏宁氏自然知晓的,也去劝过。退亲,退亲。何其容易。她不是不心疼孙女,只是无故退亲,于苏止韵的名声和名节,都不好。当下人去了天月寺一趟,回来倒似看开了些,也不好再惹她难受。

        三人福了礼,便是离开了屋子。走到西苑一僻静处,三人又是凑在一处合计一番后,萧婉先行去了花厅。

        夏日草木茂盛,绿意盎然,江姜与苏止安在园子中徐步走着。

        他不时看向江姜,酝酿半日,终于张口道:“江姑娘,你执意要去苏府的席面,可是能告知在下缘由?”

        “苏公子且放心,此事断不会给首辅府招惹麻烦。”她还有另外的委托,江姜自然没必要向苏止安报备,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直言解除了他心上的顾虑。

        苏止安心知肚明,问题有些唐突。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