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或许是人类发展必然的东西。

        苏翊看着眼前围着篝火载歌载舞的“夷”人们,她们的眼中,充满着对其部落图腾鸾鸟的信仰。

        苏翊看向部落的首领“嘉”。

        她正看着自己的子民,目光与苏夜华异常神似。

        或许,几代……十几代之后,她们便会发展为一个国家。

        “相公,”顾冰寒说道:“静怡说对面山上还有一个部落,他们两个部落经常发生摩擦……”

        苏翊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部落之间经常会找机会袭击对方,尤其是这样的盛会。”顾冰寒环顾四周,除了篝火之外寂静得可怕。

        她不说还好,一说苏翊就感到一股寒意直上心头。

        “翟,为何部落四周没有一点防备?连火光都少得可怜?”

        这确实不对劲,即便不是防备敌人,夜晚的森林也必须得用火光来驱逐野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