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轻小说 > 忍者行路 >
        “那么,就这么定下了,若那家伙行为出格太多我会根据你的提示及时处理。”春想了想,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还是补上,以防万一,“而且如果那家伙对我的言辞举止超过一定的范围,那么我因此而进行的对应行为也希望在许可范围。”

        “这概念范围太模糊了,若只是因为你无聊的自尊心作祟而令客人感觉失礼,妾身雇佣你岂不是得不偿失?”打扮清雅的女子微蹙眉头,令人望而生怜。

        “请放心,一般的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只要不是过分的身体接触和言辞侮辱,我想我也不会到想要揍人的地步,而且那个时候我会给你手势,你同意或者不回应我都会当做你认可的表现,毕竟我的准则是安全第一。”

        “真是的,要不是那位客人身边的人似乎具有感知型的手下,阻碍我们这边雇佣其他忍者,妾身也不会想着让你来进行护卫,要知道,宇智波或者千手一族的忍者才是最优秀的。”纤手隐藏于华丽的衣袖内,优雅的用绘扇轻掩朱唇,说出口的话语倒是有些辛辣。

        “嗨嗨,我知道了,你情我愿,这份合约签还是不签随你,毕竟对于我只是几天的工作,对于你则是可能涉及到性命之忧了。”春没什么生气的表示。

        在这个架空战国时代中两大忍者的豪族,森之千手和宇智波简直是忍界的标杆,普通人一般也就知道他们,对于其他没有知名度的忍族并不太上心,对于春这种连正规编制都没有的流浪忍者更加轻视。

        这里的人把忍者当作工具的想法可比以后的时代彻底多了。

        不好意思一直窝在水户那白吃白喝,离开漩涡村的春浪迹天涯,毕竟找到这个世界的穿越者,离开才是正事。

        “哼,你从今天开始就是妾身招待客人之时的艺伎。”说着就以严苛的目光看了看春的脸,以及身高,嘴角轻轻勾起,“让妈妈好好帮你整理一番吧,你现在这个样子可是丢我们楼的人。”

        那还真的是很抱歉啊!穿着普通的褐衣短打戴着手套的春面上不显,内心却是强烈腹诽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