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完符,吃完晚饭。

        叶仇阳又跟程之信和澜婆聊了会天,打探出来程之信工作的公司之后,看时间不早了,才从澜婆家走了出来。

        从澜婆家走出来后,叶仇阳又去了一趟附近的小卖部,买了些纯牛奶和巧克力,准备带去给李昂这家伙当礼物。

        之前听这家伙抱怨说牛奶涨价了,都快买不起了,叶仇阳反正现在也不差钱,就给他带一下。

        毕竟怎么说他也是李昂的便宜兄弟嘛。

        就这样,叶仇阳提着两箱子纯牛奶,把纯牛奶放到了后备箱里,连带着还有两把大容量水枪。

        这个水枪,是叶仇阳在进小卖铺中偶然看到的,小卖铺中本来只挂比较小型的水枪,一块钱一把的那种。

        因为这种小型水枪比较便宜,也比较好卖,而叶仇阳所买的大容量水枪,因为只有少数比较疼爱孩子和有钱人家的孩子,被小卖铺老板放在了比较下面的柜子上。

        要不是因为叶仇阳买牛奶的时候,弄掉了一包零食,还真不好发现。

        而在叶仇阳看见这水枪的时候,眼睛立马一亮,然后二话不说的花了十几块钱,买下了两把这种大容量水枪。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