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那边赵旭回到临时住处,先是美美的吃了一顿,回到房间关上门窗,除去了身上脸上的伪装后,好好的洗了个澡,然后躺倒在床上,心念与小灰灰连了起来“小灰灰,如何,咏春的发力和套路都记录了吗?”

        小灰灰的声音在赵旭脑海中响起“刚才主人一共与对方交手五分四十七秒,对方在对战中使用了咏春的初级套路小念头中的一些招数,还有桥手、标指的应用,各种招式的发力方法,已经被我从内到外完全记录。”

        “很好,干得漂亮,小灰灰,把收集的东西和你的数据分析投射到虚拟屏幕上!”

        “明白。”

        这段时间,赵旭靠着小灰灰的高科技探测和记录功能,学了不少南拳的精髓,其中就包括了洪拳、莫家拳、蔡李佛等名家技法,今天又得到了咏春的精髓,也不枉费他废了这么大功夫装傻和人家打了半天,差点阴沟翻船,差点打得连汗都出来了。

        不过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他的路子更适合刚猛霸道,所以老规矩,取其精髓去其糟泊,找适合自己的东西融入到自己的武学中去,反正他有大把的时间!

        正想着呢,外面的街道上传来一阵喧闹声,而且愈演愈烈。

        赵旭也不知道外面吵什么吵,重新戴上伪装后,打开房门下楼,见有个伙计在门口看热闹,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小艾,外面怎么回事?”

        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艾黑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这段时间著名的常威常公子,连忙行礼道“常公子,外面这是犯人游街呢。”

        “哦?”赵旭饶有兴致的问道“什么犯人游街啊?”

        说起八卦,这个长得有点黑又有点小帅的小艾也兴奋了起来,毕竟才是个未满十六的孩子,只见他手舞足蹈的说道“这个游街的犯人是个伶人,好像叫吴千,在我们这边很有名气的,长得高大英俊,很多人捧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